紫陽花和蝶  
Joan 美國回來找我喝咖啡。
我以為把她哥哥的故事寫出來,來興師問罪。
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去赴會,一打開門看見她笑容可掬的表情,大大的鬆了一口氣。
Joan顧不得我上氣不接下氣剛坐穩,劈頭就問:「圈圈妳記得Melady嗎?」
我毫無頭緒想了又想;「不記得,她是誰啊!」
Jean一副不可思議的嘴臉:「我哥大學時的女朋友啊!」
我沉思了一下,想起來:「就是那個名醫的女兒嗎?如果沒記錯她還長得真美,沒事提她幹什麼?」
Joan得意的說:「剛才我在SOGO碰到Melady, 真是老妖精一點都不顯老,帶著她漂亮的女兒,一走出電梯不看她們也難。」
Joan自顧自地從包包裏拿出送我媽的西洋蔘,給小元的麋鹿牌polo衫,我好過意不去,深深吸一口氣說:「Joan 我在寫部落格,先跟妳道歉。把妳哥寫進我的部落格裏。」Joan好像沒進入狀況,還是沒聽懂,居然沒表情。
我清清喉嚨想再開口,Joan淡淡的說:「妳都寫些什麼?有沒人罵他?」我趕緊給她網址讓她先看再說。
這個死Joan狂笑地說:「沒寫的很多啊!況且他不會那麼倒霉,妳不會出名的,我哥和他的朋友應該不會知道,妳放心吧!」馬上頭上三條線,這是在損我,還是安慰我?
Joan 嘆了一口氣說:「當初我哥如果好好對待Melady。女兒可能都已經大學畢業了,今天看到Melady心裏有很深的感觸,當初是我哥劈好幾腿,把人家趕跑的,痴情的Melay原諒過他好幾次,這個大爛人在情場無往不利,把愛情當遊戲,總有一天會輸得很慘。」
我很生氣大罵:「難道他每一次的遊戲,都是贏家嗎?」
Joan:「一個好色,一個愛慕虛榮,青春一去不復返,錢再賺就有,妳說誰是贏家?」我能說什麼? 又問:「Melady有認出妳來嗎?」
Joan:「沒有,我不好意思跟她相認,匆匆坐電梯就下樓了。」
大膽的請教:「反正我又不會出名,可以再寫妳哥嗎?」
Joan:「寫吧!或許可讓一些傻女別做夢了,像我哥這樣的男人,一輩子不會懂得愛人,他只會愛他自己。」
當下突然語塞尷尬地陪笑,我的筆好像還有救世的功能,真讓我意想不到。
Joan:「妳知道嗎? 我哥現在的女朋友是一個女大生。」
我翻白眼無法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,對象未免年紀太小了吧!
Joan :「他每天都去健身房跑步、飛輪沒有停過,就怕老態,每星期都會去忠孝東路的皮膚科名醫,做臉保持青春。」
我大笑打岔說:「有去打脈衝光、整容、拉皮嗎?」
Joan沒好氣的回嗆:「我那知,反正皮膚比以前光滑倒是真的,對了還請營養師調配,這幾天住我哥家,早餐都吃水果,有時還會去7-11買沙拉,好計算熱量,兄妹一起控制體重,這趟回美國我老公搞不好不認得我了。」Joan得意的大笑惹來許多關愛的眼神,我們趕快收斂收斂放低音量。
戀愛是美好的,分手是褪色的,年輕的妹妹像稀世珍寶,捧在手心怕碎掉,含在口裏怕化掉,小心翼翼的守護著,過了賞味期則像放了幾十天的餿水,避之唯恐不及。
這個穿粉紅色襯衫的男人,又開始狩獵,獵物的年齡打破以前的紀錄只有二十一歲。

紫陽花 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ve eye vie 的頭像
eve eye vie

eve0709的部落格

eve eye v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