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_20150522_113752  
最近Su因母親的喪葬費,跟妹妹鬧翻了,兩個人誓死不相往來,任我說破了嘴也無濟於事。
Su說「死老爸路頭遠,死老母路頭斷。」此刻無父無母猶如飄零的落葉,更像斷了根的蓬草隨風而逝,由此可見心中的孤單,說到心痛處潸然淚下,述起往日姊妹種種彷彿昨日,心中即使有再多的依戀,只因盛怒下的一句話,彼此拉不下臉,不願跟妹妹說清楚,真的只有時間才能化解嗎?人生有幾個十年,當人生最後的風起時,乾蓬化成煙化成霧一切都來不及了,難道人生的心靈飄泊是自己造就,人活著就只為了這張臉皮,心中這口氣有那麼重要,屈屈的十萬壓死人,重重的怨擺不平,就只是不甘心,死去的母親若地下有知能瞑目嗎? 不是深仇大恨足以讓手足永世不相見,更難過的是為了分家產,槍擊自己的兄長,也賠了自己的命,當人窮到只剩下錢時是何等的悲哀!
記得小時候,姊姊仙仙和妹妹小翩是我最好的伴,那時無論到那裏三個人都手牽手,常被鄰居笑稱連體嬰,一起編夢,一起寫故事,瘋狂的為一件小事秉燭夜談,為一個好笑的梗笑到淚流滿面,爭看一篇愛情故事,愛上白先勇細品著臺北人,為小翩的每一個創作喝釆,我們心中有我們共同的語言,直到現在只要我一個眼神,一個動作小翩都能懂,雖然仙仙已真的當仙女了,但我們不曾停止想念她,我們曾經約定無論誰先死,一定要回來告訴活著的人,死是怎麼一回事,死後的世界又是什麼光景,但是仙仙爽約了,這是仙仙唯一一次沒守信用的事,仙仙愛唱一翦梅,她喜愛那溫婉的旋律,總愛笑笑吟唱享受那份虐情的悽美,現在只要小翩和我一起唱KTV時,永遠先點這首歌一起唱,因為我們相信在天上的仙仙一定感受得到我們的思念。小元愛吃的蕃茄炒蛋是姊姊教我的第一道菜,我的第一本世界文學名著簡愛是仙仙的,每天仙仙會講一個故事,讓膽小的小翩先入眠,在我的生命裏有太多姊妹給我的元素,這一切無法一筆勾消,我們姊妹絕對沒有隔夜仇,小翩曾經說過:「有一天二姊死了,她可能活不到明天。」我想我也是,好感情的姊妹要做一輩子的朋友,要永生永世愛相隨,姊妹反目成仇的Su請告訴我為什麼?顢頇昏瞶的我不解啊!不解啊!
我閉著眼,反覆聽著一翦梅 此情 長留 心間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ve eye vie 的頭像
eve eye vie

eve0709的部落格

eve eye v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開始要習慣...
    睜一隻眼 閉一隻眼
  • 難!

    eve eye vie 於 2015/11/17 22:44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