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_20151106_095303.jpg 

沒人知道為什麼王宜蓉不仰望天,從來就不屑一顧.。

妳一定說胡說八道,至少打開門不就瞧見天了嗎?

對呀!那是瞧見天,不是抬頭仰望,天黑天藍隨便眼角撇一下就可知,不必大張旗鼓的硬是眼巴巴地拉長脖子,頭髪會亂頸子會酸,我猜是樣子粗魯吧!結果不是,那麼總會坐坐飛機遨遊天際吧!讓天在身邊不必望,她一輩子不搭飛機.無緣面天。

「天在頂上我在地上,任風流去我心已死,蒼穹天際無涯,雲鎖深處雙目下盡是無邊怨」

宜蓉這個優雅的女人永遠穿著得體,千鳥格的長裙永遠是白色蝴蝶結襯衫,Burberry 的格子長裙那一定是米色的襯衫同色系的毛衣,剪裁得宜的洋裝更顯得典雅,她不容許自己有不端莊的時候,即使在寒冷的冬天裏高領的毛衣搭配上好的大衣,更是一絲不苟,依然是挺直的腰桿,永遠不跟長褲說哈囉,完美的詮釋不凡的架式,服貼的頭髪宛如一頂帽子,細緻地彰顯出她出眾的五官,這樣的女人要忘記也難,那個時代沒有戴安娜、凱特王妃要不然一定被拿出來比美,不仰天這樣件事直到她人生的最後女兒們才知道。

當然王宜蓉才辦完告別式,這個故事是她女兒告訴我的。

板橋查某

火車火車都吱吱叫,

五點十分就到板橋,

板橋查某都美與笑,

轉來去賣某來給依招阿來給依招

妳聽過這首歌嗎?是道地的板橋查某唱給我聽的,這個朋友家裏全是美若天仙的女孩,每一個女兒都會閃了你的眼,當她唱起這首歌時,我一下子就懂了,為什麼要賣某委身入贅,美與笑的仙女是全天下男人難逃的夢,宜蓉也是板橋查某可想而知,五十幾年前的美與笑是羡煞多少人。

宜蓉的先生周慶祥是家族的小兒子,這個家族經營一個外銷加工廠,在當地很有名,兄弟四人各司其職,大家以嫁入周家為職志,在那馬路上摩托車很少的日子裏,周家就有好幾部轎車,停在廠房裏威風凜凜,宜蓉從嫁入周家之後就是鎮上爭看的女人,168公分高挺的身高,美又笑的容貌,精準的穿著,聽說去買個菜,也能比別人便宜,這個少奶奶是個親切又有禮的女人,是個人見人愛的可人兒,周慶祥的老爸長得一個兔子臉,可能基因太強,只要是周家人清一色兔子臉,連宜蓉的四個女兒無一倖免,還有慶祥一家不高,更顯得宜蓉的絕美,其他大嫂都是中等美女,得體又懂事的老婆令人讚嘆慶祥的福氣,人前的幸福周家兩老更是心裏高興他們替小兒子安排的婚姻。

慶祥輕輕的關上房門,那個仙女般的老婆正在照顧著四個女兒,肚子還懷著第五胎,這朵芙蓉花不笑的臉還是好看,慶祥默默地把女兒們抱走開,好讓老婆多休息,宜蓉皺著眉看著小兔臉的女兒們,心裏默默地求老天:「請賜給我一個俊美的兒子吧!」隔年宜蓉生下一個兔子臉的兒子,這個小男孩聰明絕頂最得祖父的喜愛,可惜在一次的肺炎摧殘下離世,在這次打擊下宜蓉自責憔悴心如刀割,第二年初冬宜蓉產下一個俊美的男孩,祖父取名俊安,俊美如潘安,在周家一群孫子裏第一眼就是俊安,俊安跟母親一樣出眾。

吃完飯佣人把一大家族剩菜殘羹整理乾淨,每一房人馬回去各自的樓層。

微笑一天的宜蓉收起笑臉擺出了冰冷的神情,完全無表情的看著電視,只有俊安走過身邊靠近才會把笑臉拉回

大女兒其芳:「媽媽這是我這次的成績,第一名」

宜蓉頭連動一下也沒,還發出不耐煩的聲音,慶祥快快接手,把四個女兒攬在身邊耐心地看完每個孩子的分數,用極滿意地音調說:「宜蓉我們的女兒很爭氣,四個都第一名,妳該高興。」

宜蓉:「豬不大,大在狗。」

四個女兒像被潑了一大盆冷水,定在原地無法動彈

慶祥:「禮拜天爸爸開車,我們出去玩」

四個女兒馬上手舞足蹈歡呼起來了

宜蓉:「我有說好嗎?」

馬上像一隻母獅子一般跳起,在五個孩子面前毫不留情面的叱責,這個宜蓉完全與半個小時前的宜蓉判若兩人,那一個人人稱讚的美人,現在分明就是一個有理說不清的潑婦,其芳、其芷、其艾、其芸早就習慣了,門裏門外的母親是不同一個人,門外的母親是中國小姐,門內的母親是野蠻小姐,當門關上變臉開關自動打開,從來沒有一刻改變過,也不知道為什麼父親沒有埋怨過,她們知道父親深愛著母親,但是也不該遭受這種不平等待遇,母親好像沒有善待過父親,有時覺得母親像似四川變臉戲法的始祖,今天變成什麼臉,就在剎那間,閉上嘴不要給父親惹麻煩是女兒的孝心。

慶祥不死心的說:「那去台北幫妳買化粧品,順便給她們買幾件衣服好了。」

宜蓉:「女兒全被你寵壞了。」

其芳、其芷姊妹屏息以待

俊安:「好啊!好啊!媽媽說要幫我買玩具小火車。」

其艾不知那根筋不對:「俊安你已經有那麼多台火車,不要再買了。」

俊安非常喜歡火車在軌道跑的感覺,那一套套嘟!嘟!狂奔的火車可都是舶來品,拼上軌道就佔去大半個客廰

俊安委曲的看了宜蓉一眼

宜蓉:「吵什麼吵,妳們到底要不要去。」

其芳姊妹馬上異同聲的回答:「要」偷偷跟爸爸眨眼睛

知趣的其芳牽著妹妹們回房間做功課

接下來整個客廰只有火車聲和電視聲,宜蓉看著她的連續戲,慶祥累得坐在椅子上呼呼大睡,雖然是家族企業兄弟們都得拼命,老父張大眼看不容誰偷懶,想在家族裏掙出頭角可要事事用心。

小學時大家都知道其芳有個超級美女媽,學校日出現都讓同學們羡慕,好面子的其芳是不可能告訴同學,我的媽媽不是妳們想像的母親,其芳曾一度以為自己不是媽媽生的,但是她們卻有周家招牌的兔子臉,好像只有俊安才是她的心肝寶貝。

其芸:「其芳我跟媽媽要了好了幾次水壺,媽媽總是不買,連郭品倩都有了。」

其芳:「郭品倩不是你們最後一名嗎?我的水壺是邱老師送的」

其芷: 「是小學二級的老師嗎?」

芳:「對,那一次我考全二年級第一。」

其芷:「我們班有水壺,我帶了小杯子,所以妳可以來我們班喝水。」

其芸:「才不要,會被笑死的!」

其艾:「我的水壺是上次去大伯母家,我跟其旻姊姊要的。」

其芳:「媽媽沒罵妳嗎?」

其艾:「媽媽有問我,我說其旻姊姊覺得我很棒送我的,我還要其旻不能說。」

其芳:「其旻上班賺錢了,媽媽應該不會生氣。」

其芸:「我想還是跟老爸說」

其艾:「其芸妳不要找爸爸的麻煩,乾脆托其旻姊姊買再請她送妳,只要其旻不說媽媽不會知道的。」

其芷姊妹笑成一團真虧鬼靈精的其艾,要不然其芸遲早會渴死

大伯母家的其旻大姊一直是她們秘密的守護者,在這個家族裏沒人知道媽媽是變臉王,只有其旻姊姊,雖然大伯母長得不出色,但卻是個稱職的大媳婦,也是個貼心的媽,其芳姊妹喜歡大伯母的大派與關心,礙於母親的叮嚀四個姊妹只能把自已關在房間裏,她們猜想大伯母早知道她們的困境,要不然凡事有求必應,四個姊妹沒補過一天習,全都名列前茅。

有一次大姊其芳想參加救國團的活動,媽媽說什麼也不給參加,結果惹怒了母親,慶祥為了宜蓉居然修理女兒,沒辦法給女兒合理的理由,含淚教訓女兒心裏應該很痛,宜蓉只是為了反對而反對,弄得全家族鬧烘烘,最後也是其旻姊姊出面協調,乖巧的女兒們不再要求參加任何活動。

相對的俊安只要提出要求,宜蓉一定答應,兩者之間實在是天壤之別。

其芸說:「四姊妹永遠努力地想得到媽媽的讚許但是很難,不知道母親心裏想什麼?最後想想是送給為家無怨無悔的老爸,從小到大在門裏,不曾見過媽媽給老爸好臉色,一成不變冷著臉,姊妹四人不下百次替父親打抱不平,永遠得到的答案是妳媽心裏苦」

其芷:「我還真不知我媽苦什麼?」

其艾:「我媽最苦的恐怕是俊安不爭氣吧!」

其芷:「我爸留下的財產全被俊安敗光了!」

其芸:「最後一間房子,我媽以為印章、房地契在手上一切沒問題,俊安比她聰明,房子是他的名字去戶政機關辦個手續還不簡單,直到買主到家來,我媽才知道房子被賣了。」

其艾:「接著歇斯底里大哭,急著找其芳想辦法,我們決定不出手,後來俊安不得不自己去租房子,我老媽從小到大沒住過別人的房子,臉皮掛不住氣我們見死不救,好一陣子不跟我們姊妹聯絡。」

其芳:「俊安有恃無恐,那一次不是姊姊們擦屁股,他以為這一次會像以前順利過關,什麼投資錯誤跟本是不負責任,我媽老說俊安有大才能,只是機會還沒找上他。」

其芸:「有我媽罩著俊安永遠不會長大的。」

其芷:「更慘的是我爸寵我媽一輩子,我爸走了,兒子成了她唯一的依靠,事事順著俊安深怕得罪俊安,像個老媽子一樣,俊安夫妻上班她有做不完的事,要不是她的巴氏評量過不了關,我們早幫她請外傭了。」

其艾:「有一次不知道為了什麼事,母子起爭執,俊安當下把手上的一整碗飯往牆上摔,弄得飯和破碗一地,我媽含著淚慢慢清理,這件事還是我阿姨偷偷告訴我們的。」

其芳:「我媽可憐疼一輩子的兒子,養來忤逆她,女兒給的錢全都進了俊安的口袋,那個無底洞是沒辦法填滿。」

宜蓉的四個女兒大大的有才幹,有教授、醫生、公司大老闆,小女兒其芸留學美國在美國上班,而兒子俊安換了很多學校,好不容易高工畢業,剛退伍馬上有一部TOYOTA CAMRY代步,沒賺半毛錢就開始想享受,紕漏一直闖麻煩一直出,好像天生闖禍精,而宜蓉永遠會找理由來安慰自己。

其芷:「最氣的是當老爸癌末回家時,人不舒服躺在床上休養,睡在旁邊的母親跟本不理不睬,還嫌他吵厭煩得不得了,讓病弱的老爸自己起床喝倍力素,難道父親癌末消瘦的身影,得不到她半點憐憫,委屈求全半輩子,換不到她半點溫柔,所以每次看見拖著病體的老爸獨力照顧自己時,就開始憎恨母親,不想再理母親,直到最後申請外傭才改善。」

其芳:「有一天母親回娘家看大舅,老爸要我們回家,老爸開始說起母親的故事。」

其芷:「母親唸高中時就是風雲人物,在二十歲那年愛上一個空軍軍官趙天毅,趙天毅是個英俊瀟灑的男子,有著深厚的文釆,寫信寫詩都讓母親著迷,他們很快地就熱戀起來,但是外公極力反對,剛好老爸來板橋看熱鬧吃流水席,對母親驚鴻一瞥唸唸不忘,母親的叔公極力撮合,但是母親說什麼也不願意,還自殺過,

我家外公警告母親,若母親執意如此,那麼他會讓趙天毅沒好下場,深愛天毅的母親知道這不是開玩笑的,為了保全趙天毅她只得屈服,最無辜的是老爸,可是母親總覺得始做俑者是老爸,她一輩子不能原諒他。」

其芷:「接著老爸偷拿母親的寶貝,趙天毅的照片給我們看,天啊!雖然是昏黃的照片,但是趙天毅實在是個超級大帥哥,在照片後母親寫了一排字,【天在頂上我在地上,任風流去我心已死,蒼穹天際無涯,雲鎖深處雙目下盡是無限怨】,憑良心說我老爸真比不過趙天毅,可憐蟲的他真不知道這件事,要是知道了絕不會橫刀奪愛。」

其艾:「我外公想趙天毅從中國來,不知那天又回大陸去,女兒是不是會被騙,眼前就有好姻緣怎能錯過呢?」

其芳:「在我母親結婚三年後的冬天,趙天毅的同學跑來求外公,說天毅只剩下最後一口氣,希望可見母親最後一面,但是被外公拒絕了。」

其芸:「母親到最後都不知道趙天毅沒在天上飛。」

心高氣傲的宜蓉有著這麼心痛的愛,四個女兒不再憎恨母親,開始學老爸疼惜宜蓉,一生被情困傷了自己,也傷了愛她的人。

其芳:「最近我媽才告訴我們,晚上睡覺時只要夢見老爸,那一晚一定好眠,她開始希望能見到老爸,她反覆的想,這輩子她最愛誰?接著才說出塵封幾十年的往事,母親的眼裏閃爍著少女的甜美,醉人的戀情,即使是幾十年前的事,彷彿昨日,可是每次憶起過往,總想不起趙天毅的長像,腦裏永遠浮現的為什麼是老爸?」

其芸:「為了趙天毅就不再仰望天,怕看天上飛的飛機上載著天毅,只要天毅在心底就夠了。」

其芷:「母親在俊明弟弟過世時,因為傷心跟老爸大吵一架,把怨恨一股腦兒說出,冷戰了好久,逼得老爸不得不回到母親的娘家尋找原因。」

其艾:「儍男人老爸守著他的愛,一直到閉眼都沒有得到回報,傻女人母親到人生的終點才感覺出老爸的溫暖。」

其芳:「最可悲的是,母親在最後的那一刻都不敢麻煩兒子,忍著痛自己慢慢爬出房門靜靜的等待兒子,起床看到自己。」

其芷:「最後的一句話居然是幫幫俊安渡過難關。」

其芸:「我們姊妹辦完喪事結餘,再加上一些錢湊成一百萬,由其芳交給俊安。」

其芳:「我跟俊安說媽媽走了,以後就你自己過日子了。」

四個姊妹頭也不回的走了,俊安沒有媽靠你該長大了。

宜蓉的不仰望天拒人於千里之外,真正的幸福就在身邊,守著逝去的愛門裏門外的殘忍,慶祥最令人不捨,果真又一個愛我所愛無怨無悔,只是宜蓉知否?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ve eye vie 的頭像
eve eye vie

eve0709的部落格

eve eye v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